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黄冈新闻 > 湖北

自学反侦查 兄弟俩绑架男童勒索50斤黄金

来源:楚天都市报    编辑:陈申    时间:2017-07-13 11:02:00   文章已被浏览:

W020170713261974204805.jpg

  图为:“8·24”特大绑架案中,警方根据获救男童描述绘制的嫌疑人图像


W020170713261974209139.jpg

  图为:犯罪嫌疑人吴黎曙落网


W020170713261974211262.jpg

  图为:绑匪事先拟定的勒索短信内容


W020170713261974213876.jpg

  图为:被烧毁的作案车辆


  楚天都市报讯 记者梁传松 通讯员万新强


  大冶一对兄弟投资失败,负债累累,总想着一夜暴富。两年前,他们策划了一起绑架案,勒索14斤黄金成功。今年7月7日,兄弟俩故伎重演,绑架了一名10岁男童,并向家长勒索50斤黄金。


  正当两人一步步实施自己的“完美”计划时,黄石、大冶警方联手出击,仅用43个小时就挫败了他们的阴谋,男童平安解救,犯罪嫌疑人双双落网。


  11日,黄石警方披露了此案的侦破始末。


  男童家门口被绑架


  绑匪勒索50斤黄金


  7月7日中午,家住大冶市某小区的黄女士带着孩子们,准备到隔壁小区的亲戚家吃午饭。10岁的小涛(化名)和弟弟一前一后,先下楼扔垃圾。黄女士下楼后,没有看到小涛,以为他自行去了亲戚家。可等她到达时,仍然没有小涛的身影,她和家人四处寻找未果。


  接到黄女士的电话后,她的丈夫曹先生立即开车往家里赶。途中他收到一条短信:“你儿子在我手里,不要报警,否则撕票,等联系。”曹先生回拨电话,对方已经关机。


  得知孩子被绑架,一家人乱成一团,不知如何是好。经再三权衡,当日下午2时许,曹先生报了警。


  接到曹先生报警前,大冶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到警情——该市东岳街新美村旁一片空地上,一辆小轿车起火爆炸,没有人员伤亡,也找不到车主。


  看似毫无关联的两起警情,让大冶市委常委、公安局局长林海峰陷入沉思:“手段如此相似,难道‘8·24’案犯又作案了?”他立即向黄石市公安局报告,并指令大冶市公安局副局长张志强牵头展开调查。


  就在大冶警方紧锣密鼓调查的同时,曹先生又接到勒索短信,绑匪提出天价赎金——50根金条,每根1斤。按照当天银行挂牌金价270多元/克,50斤黄金至少价值675万元。


  黄石市副市长、公安局局长余平辉接到报告后,立即要求分管刑侦工作的副局长江智开动用全部刑侦力量,尽快侦破此案,确保小涛安全。


  一支由130余名警力组成的专案组迅速成立。组长江智开将自己的动员令总结为四个字——一雪前耻!


  曾经一幕惊人相似


  被嫌疑人侥幸逃脱


  2015年8月24日,一名8岁男童在大冶城区某小区被绑架,绑匪勒索14斤黄金。黄石警方将该案称为“8·24”特大绑架案。


  据办案民警介绍,案发当天中午,8岁的小豪(化名)跟着母亲到自家开的典当行玩。午饭后,小豪的母亲与朋友打牌,小豪则和小伙伴在旁边的小区玩耍。下午6时许,一名蒙面男子冲来,抱起小豪塞进一辆轿车,之后驾车逃离。听到孩子们的呼救声,大人们赶到现场,但轿车和小豪早已不见踪影。


  很快,小豪的父亲收到短信:“孩子在我们手上,不得报警,否则撕票。速准备50斤金条。”


  接到报警后,黄石、大冶两级警方成立了近百人的专案组展开侦查,组长也是黄石市公安局副局长江智开。案发当天,黄石经济技术开发区一废弃采石场内,一辆轿车起火被毁。事后调查证实,该车正是小豪被绑架案的作案车辆。


  此后几天里,为确保人质安全,专案组秘密开展了大量工作。但绑匪多次更换手机与小豪的父亲联系,最终双方约定以14斤黄金赎回孩子。当警方准备利用交接赎金的时机抓捕绑匪、解救人质时,绑匪不断威胁小豪的父亲,并屡次临时变换交接赎金的地点,让他独自携带黄金从黄石鄂东大桥扔下。早就候在桥下的绑匪捡起装着金条的袋子,骑着摩托车逃得无影无踪。


  第二天,绑匪将小豪捆绑、蒙眼后,丢在下陆区一处水泥涵洞。小豪自行挣脱,被循迹赶到的民警送回家中。


  近两年时间里,黄石警方一直没有中断该案的调查,但至第二起绑架案发案,仍未锁定嫌疑人。


  警方布下天罗地网


  一举侦破两起大案


  两起绑架案高度相似,警方决定并案侦查。


  “‘8·24’特大绑架案虽然没有侦破,但我们距离真相仅一步之遥。”接受楚天都市报记者采访时,江智开说,警方已经查明,绑匪用来转移小豪的车辆,是一辆红色吉利轿车。大冶市共有同类车辆815辆,经过艰苦排查,10余辆有作案嫌疑。而在小涛被绑架案中,这辆轿车再次出现。


  9日上午,江智开安排三路民警,在绑匪可能出现的地段待命。9时许,专案组民警陶曙在大冶城区某小区附近发现嫌疑人的踪迹。


  “看到那辆停着的红色吉利轿车,我的眼睛都绿了!”陶曙说:“‘8·24’案件中,我们根据小豪的描述,得知了嫌疑人的体貌特征,与这辆车的驾驶员十分吻合。我认定就是他!”


  没给对方任何反抗机会,驾驶该车的中年男子被抓获。在轿车后备箱,民警搜出黑色鸭舌帽、绳索、透明胶带、手套等物。


  此时距曹先生报案仅43个小时。


  该中年男子名叫吴凌曙,46岁,大冶市东岳街人,无业。民警带着他家中的钥匙前往搜查,发现门被反锁。


  消防队员带着破拆工具赶来增援。室内一名男子听到动静,用脚将防盗窗踹开一个大洞,准备从五楼跳楼逃走,被楼下的布控民警用枪逼回。他知道无法逃脱,自行开门就擒。


  在卧室,民警发现被绑架的小涛,将他送回公安局。闻讯赶来的曹先生、黄女士见儿子毫发未损,一把抱住他,喜极而泣。


  看到小涛仍然惊魂未定,江智开掏出佩枪,卸下弹夹,递给小涛。“来,你摸摸!这是警察伯伯的真枪,以后谁都不敢再伤害你了!”这位从事刑侦工作30多年的老警察,以这样一种特殊的方式,向小涛传递出邪不压正、警方必胜的信念。


  兄弟双双投资失败


  精心制定作案攻略


  在吴凌曙家中落网的红衣男子名叫吴黎曙,是吴凌曙的哥哥,49岁。


  据了解,吴氏兄弟老家在大冶市金湖街吴家畈村,兄弟姐妹八人,两人分别排行老七、老八。吴凌曙初中毕业后,学过理发、做过保安,也曾涉足建筑行业。2011年,他辞职到澳门的赌场“洗码”,即组织内地赌徒到澳门赌博,由他先垫付赌资,赌场根据赌客人数和赌资大小向他返利。通过这一手段,吴凌曙赚了不少钱。


  吴黎曙高中毕业后,在一所农村小学当民办教师,之后辞职开家具厂,2000年外出打工,“8·24”案发后辞职在家。在吴凌曙眼中,哥哥吴黎曙心思缜密,是个有城府的人。


  2014年,吴黎曙做起白银期货交易,不到两个月就赚了四五万元。尝到甜头的他加大投资,向弟媳借了30万元。然而好景不长,他很快亏损10余万元。为了赶本,他抵押房子借款20万元继续投入,不料亏损越来越多。最终,他一共亏损近70万元。


  吴凌曙也好不到哪里去。近年来,到澳门赌博的内地人越来越少,他的“洗码”生意越来越难做。而且,有些赌徒输得倾家荡产,无力偿还他垫付的赌资,他只得靠借债维持生计。


  债台高筑的兄弟俩,开始想办法弄钱。


  2015年初,两人一起散步时,路过小豪家开的典当行。吴凌曙说,他认识这家典当行的老板,其家里很有钱。吴黎曙当即建议,绑架小豪勒索赎金。


  为逃避警方打击,之后几个月,吴黎曙反复观看电视上的法制节目,了解警方的侦破思路和方法,研究各种反侦察手段,并制定了自认为“完美”的绑架作案攻略。


  第一次作案后,兄弟俩将得手的14斤黄金带到河南销售,获赃款160余万元。偿还债务加上近两年的挥霍,两人手头再度拮据,于是盯上一路之隔的另一个熟人——做矿产生意的曹先生。他们一步步实施绑架计划,以为这一次会发一笔更大的财,没想到落入警方布下的天罗地网。

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黄冈新视窗视频播放器加载中,请稍后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