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黄冈新闻 > 湖北

武汉查多起村干贪腐 村官缘何变"肥苍蝇"

来源:湖北日报    编辑:孙勤    时间:2014-09-04 16:03:32   文章已被浏览:

图为:在长丰村土地上,现已崛起多个商业项目。

图为:铁铺村还建房——铁铺小区。韩守荒曾侵占其中1套还建房。

  武汉市纪委近日通报,今年上半年,针对农村土地征用、各项惠农强农政策落实问题,全市纪检监察机关严肃查办村级侵害群众切身利益的案件65件,同比上升30%。

  近年来,武汉发生多起村干部贪腐案。这些村干部看似没有多大权力,但动辄侵占数十万、上百万甚至上千万元,堪称“肥苍蝇”。据分析,一些村干部之所以落入腐败泥潭,一是在集体土地征用拆迁过程中以权谋私,收受贿赂;二是在土地开发利用等集体资源、资产、资金管理运行过程中营私舞弊,非法获利;三是在农村基础设施建设过程中弄虚作假,损公肥私;四是在农村低保户确认等公务管理过程中优亲厚友、吃拿卡要、虚报截留等。其中,与土地相关的腐败最为严重。

  武汉市政协委员李牧呼吁,村官贪腐涉案人多、金额大,遗患深远,必须遏制。

  案例1

  蔡甸区铁铺村:村官侵占还建房

  【案件回放】

  经蔡甸区纪委调查,后官湖宜居新城铁铺村党支部书记、村委会主任韩守荒在任职期间,于2012年1月至2013年6月,伙同他人采取虚报冒领等手段,共同贪污公款人民币13万元,其中,韩守荒个人实得4万元;在征地拆迁过程中为他人谋取利益,收受贿赂人民币11.7万元及金戒指一枚;2008年12月,在“十永线”拆迁项目中,韩守荒侵占1套60平方米还建房。

  目前,韩守荒已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。

  【记者走访】

  土地卖完,村干抓光

  8月19日,记者来到铁铺村。村中有一条马路,左边是旧房子,右边各类项目正在圈地开发。村民掰着指头说,自从征地开始以来,已有6个村干被抓,村委会几乎被“一锅端”。

  村民林勤发(化名)回忆,20年前刚开始征地,有的村干就暗地捞钱、捞还建房。“开发商来,必须经过他们,都是暗箱操作。”

  渐渐的,原本和村民家境差不多的村干们都“肥”起来了,浑身上下穿金戴银,耀武扬威,有人甚至吸毒。

  林勤发63岁,修车40年,如今每天进账也就三五十元。他怒斥:村里百姓为生计发愁,可村干们几乎顿顿上餐馆。

  村民罗爹爹曾和韩守荒同学。他说:韩守荒原来是生产队长的时候,还蛮直爽,肯为百姓做事;可自打当了村党支部书记、主任,无论找他办什么事,都是一两句话打发了,如果村民不依,他就打骂,年龄大的长辈常挨他骂,和村民打架更成了家常便饭。

  罗爹爹曾有事找韩守荒和另一名村干签字,连跑了几个月,村委会都是空的,根本没人办公。“一问,他们就说去区里开会了。”

  2007年,蔡甸区“十永线”项目开始拆迁。当时,蔡甸街为铁铺村制定的政策是“拆一还一”。

  罗爹爹说,落实到村里,根本不是那回事,都是“袖笼子”政策,一会儿一个样。有的人和韩守荒关系好,就能多分房子,甚至外村人在本村租房子的,都能在铁铺村还建房里“分杯羹”。

  其他一些村干也趁机“捞”房子,为避免村民发现后提意见,不同村的村干部甚至达成协议,交换“捞”别村的还建房。

  既然“拆一还一”,那多“捞”的房子从何而来?据记者了解,与村干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林勤发等村民分到的房子面积,还没有所拆面积的一半。这些人长年上访,历经7年,问题才得到解决。

  案例2

  青山区群力村:“两委”班子私分征地款

  【案件回放】

  2012年4月28日,武汉市青山区人民法院作出判决:青山区白玉山街道群力村党总支原书记郑俊欣,因贪污受贿133万元、侵占48万元,被判处有期徒刑16年,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6万元;群力村村委会原主任付双喜因贪污受贿92.5万元、侵占48万元,被判处有期徒刑17年,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6万元;村“两委”原委员向又华、朱承建、郑尚明、周子久四人因犯贪污罪、职务侵占罪等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3个月到6年6个月。

  【记者走访】

  私分公款当作发奖金

  8月13日,记者来到青山区群力村。这是一个隐于城市背后的小村庄,小河流淌,荷花盛开,十分宁静。

  村民陈永明(化名)今年70岁了,是上世纪70年代的老村干。听说郑俊欣一伙的贪污罪行,老人家第一反应是:群力村这么穷,他们怎么忍心贪这么多!

  陈永明说,在土地征用过程中,村民连地卖了多少钱都不知道。“他们把钱都往自己荷包里装,村民照旧很穷。年轻时候,我梦想能把群力村建设成河南南街村的样子,可是现在土地都没了,完了……”

  根据纪检部门调查,郑俊欣利用参与土地征用补偿费用管理的便利条件,多次与“两委”班子成员私分村集体资金,少则几万,多则几十万元。

  也曾有人举报,结果过段时间,举报材料就到了村干手里。村民更加敢怒不敢言。

  村民李华金(化名)说,村里的每一笔收入和账目从不公开,几乎就是几个村干部分了。

  曾与郑俊欣共事的陈爹爹说,都是押土地(征地)害的。“钱多了,搞糊涂了,他不公开账目,就错得越来越远。”

  青山区群力村窝案办案人员透露,涉案的6个人中,4人为初中毕业,文化程度偏低。直至最终上庭,当事人中仍然有人认为自己没有私分公款,而是村委会发“奖金”。

  案例3

  硚口区长丰村:村书记挪用数千万元

  【案件回放】

  经硚口区纪委调查,长丰街长丰村党委书记汪大权在任职期间,伙同该村会计叶发珍于2012年11月至2013年10月先后3次挪用公款2850万元,用于汪本人私营企业办理银行续贷手续、支付业务往来单位工程款;于2008年9月挪用1000万公款,用于汪的私营企业购买工程设备。

  目前汪大权、叶发珍均已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。

  【记者走访】

  “亿元村”的糊涂账

  8月14日,记者来到长丰村。在一片废墟中,记者找到了部分村民。一听说要谈汪大权,10多位村民聚拢过来。

  一名村民气愤地说,2011年,年近60岁的汪大权二度走马上任,成为长丰村一把手。当时,大部分村民已失去土地,纷纷在宅基地上建房,出租给汉正街小商户,每年收入丰厚。刚上台时,汪大权拍着胸脯承诺,长丰村村民的房子还可对外出租三年,之后等还建房修好就可搬迁入住。没想到,3个月后,村里出现了几十个小混混,暴力赶走租户,强迫村民在拆迁协议上签字。

  村里开大会,汪大权一人发言,其他党员都不许发表意见。据村民回忆,有次,一名老党员大着胆子说:“搞改造,我们支持。但是能不能先把还建房建起来,让百姓有个住处呢?”汪大权一听,拿拐棍朝地上猛戳,大吼道:“这村里是你当家还是我当家?你们谁要是不听我的,把你打死了赔60万了事!”

  为了逼村民就范,汪大权动用各类手腕。

  那段时间,半夜两三点,村民家窗户一个个被砸破,多户人家门口莫名其妙同时起火;大白天,几十个小混混向村民示威。前年,村民王田宗(化名)与他们发生冲突,小混混用羊镐棒打伤王田宗,鲜血直流。至今,他的手臂上还留着一块深深的疤痕。

  据村民说,长丰村土地很多,多年前就因卖地出名,有“亿元村”之称。

  曾有人问汪大权:“我们村卖了那么多地,到底有多少钱呢?这钱都是村集体的,也是村民共同财产,我们有权知道。”他竟然回答,村里账目被小偷烧了。

  专家剖析

  归根结底是权力监管失效

  村官贪腐,级别低,涉案金额不小,可谓“苍蝇身子老虎胃”。相关专家表示,村官贪腐归根结底是权力监管失效,必须加强阳光与公开,才能有效预防。

  据一名村官介绍,农村财务虽有乡镇农经站、村民监督委员会监管,但这两个机构目前基本是“空架子”,作用甚微。武汉大学法学院教授康均心认为,对于村官的内外部监督均较弱,乡镇监督太远,村民监督太软,相互监督更是没谱,几乎都听村支书一人说了算。有的村官为牟取私利方便,根本不想让村民了解村务、政务和财务,甚至搞“一言堂”;有的虽然公开了,但公开的内容隔靴挠痒,应付上级检查而已。有些村会计管账又管钱,干部批钱又花钱,为村官腐败打开了方便之门。

  武汉市政协委员、湖北重友律师事务所律师李牧认为,村官没有官的身份,却行使官的权力,同时又能逃脱官的监管。有的村官甚至认为,即便贪点钱财,也够不上职务犯罪,干脆“捞一把走人”。

  郑州大学教授樊红敏说,随着村民外出务工增多,农村人才流失,逐步衰退,留守的多半为老人、妇女、儿童,不仅无法拿到村官贪腐的证据,更缺乏监管的水平。

  此外,康均心提出,在实际情况中,受制于考评体制,纪检监察部门对村一级官员的监督向来较为薄弱,也一定程度上造成了村官有恃无恐。

  如何预防“苍蝇腐败”?李牧认为,首先要规范村级财务管理。例如,山西正在探索村账乡代理模式,并将村里的财务信息都公布在网上,全部晒在阳光下,接受所有老百姓监督。同时,对于村里土地征收、还建房分配等重大决策均要完全公开、公平,不给村官贪腐任何空间。

  康均心建议,要想制约村官权力,可尝试由上级党委派驻纪检联络员,纪检部门加强对村级腐败的巡视,建立反腐不应有职务高低之分的制度,定期收集民意,震慑村官,让他们“不敢伸手”。此外,村官一旦上任,村民发现问题后很难罢免,应建立退出机制,一旦有问题,立即“下课”。

  (记者 胡弦 实习生 徐雪轩 图/记者 张朋)

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黄冈新视窗视频播放器加载中,请稍后...